《往生堂大执事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婶儿,黄先生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往生堂大执事

小说:悬疑

作者:卑客月

简介:往生堂第二十五代堂主商北,通过爷爷留下来的一口黑棺,开启通灵之术!现灵之眼,启灵真言,镇灵之法,灭灵之术!白场入殓师,专与冥界抢买卖,和孟婆砍价,在线收魂!打造属于他自己的新世界!一个灰色的地带,灰界!而他,是这个世界的主人——

角色:李婶儿,黄先生

往生堂大执事

《往生堂大执事》第1章 雨中的葬礼免费阅读

海安市,北郊。

天阴蒙蒙的。

林中树旁,商北抿了抿嘴。

这是一个好天气。

阴雨天,有利亡者之魂,往上天国……

“……黄先生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,所教学子不胜凡举。今日,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,送别黄先生魂上天乡,愿黄先生灵魂不朽,愿主收留……”

隐隐飘来的牧师悼词,听得商北牙疼。

不足二十人之数的观礼者,这“不胜凡举”一词用的不准确。

不够严谨。

走的这位黄先生是位教师,海安市第二实验幼儿园退休。九年间一直病魇缠身,走了也算解脱。

家属哭的还算过得去,场面维续的还算不错。

只是这下葬礼,亲属来的少了些……

“小北先生,辛苦了。”

走过来打招呼的西装中年人也姓黄,是黄先生的弟弟。人到中年,发福没再控制,体态有些蠢,十几米的路一步三摇,气息微喘。

“都是应该的,黄先生。噢~我不抽烟,谢谢。”

商北婉拒了递过来的烟卷。

天开始下雨,很小,不密。

“没想到小北先生主理的还挺严谨,半途没出任何纰漏,我哥这下可以安心去了。”

发福的黄先生头有些秃,这让商北有些走神,但秃头黄老二的话他听清了。

听了无动于衷。

自己十二岁开始就跟着爷爷主理丧葬事宜,像这种小型葬礼,能出什么纰漏?

这话当然不能出口。

“黄先生满意就好。”商北礼貌的笑了笑。

“对了,商老先生怎么没来?想想,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他了。”

无甚营养的客套话。

“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,赶上阴雨天已是不太敢出门了。”商北眼睛看向葬礼处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胖黄先生聊着。

“哎呦,那可好好好保养着了,没记错的话,商老先生已经快九十岁了吧?”胖黄先生一抹头顶雨珠,甩了甩手。

“九十一岁了。”商北有些木讷的回答。

“时间过得真快呀~还记得当年从街道那边搬走,商老先生还在外面下棋呢!”

商北听了蹙了蹙眉。

这话怎么说的?

“爷爷现在也还下棋。”商北强调一句。

“呵呵,那就好那就好,那小北先生先忙着?我过去看看。”

已是分不清胖黄先生的头上是汗还是雨,模样稍显狼狈。

“我和您一起过去吧,有些事情还是要交代一下的。”商北让出身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示意他先行。

二人朝下葬墓地走去。

接下来,商北一番熟记于脑海、刻入骨中的流程注意事项,轻轻告诫了死者家属。

黄家余下那对母女。

例如下葬时不能哭的太大声,只能嘤泣,以免打扰亡者灵魂。又例如手中花束必须整束轻置墓碑两侧,轻拿轻放,尽量避免花瓣掉落……

都是一些简单的事宜。

雨在这时大了起来。

“开始吧。”

商北轻声示意下葬礼开始。

瞥了一眼旁边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原地的牧师老王。

老王立时会意。

一老一少,已是配合多年。

抑扬顿挫语调的悼词从老王口中响起。

“我主,上主,慈悲的天主,愿您恩赐亡者,早日解脱枷锁,进入安明天乡,您的国度。因为您的慈爱……”

身为牧师的老王干这个还是有水平的,只是这一套词,商北已是听的耳朵起茧。

“呜~”

棺椁落墓,家属忍着悲痛,低泣不止。

商北退开来,回到刚才的树下。

神色木然的望着这一幕……

雨中,一人快步走来,是一位中年女性。

商北皱了皱眉,掸了掸身上雨水,准备上前拦下。

葬礼人数已合,添来一人成了单数,坏了规矩。

然而等到举伞妇人走到近前,商北看清其面目后,微微一愣。

“李婶儿?你怎么来了?”

李婶儿是商北的邻居,多年的老街坊。

匆匆一瞥,商北看见李婶儿面上的焦色,心中突兀一颤。

听出是商北的声音来,李婶儿抬起头来不由分说,一把抓住商北的手。

“小北,快跟我走!你爷爷摔了一跤,你叔正送他去医院!咱巷子里窄,车进不来,你叔好不容易……”

李婶儿有些啰嗦,可能是有些慌了,话没说太清。

看来情况很严重!

商北身形一震,强自镇定:“哪家医院?”

“还能是哪家,离咱街道最近的医院呀!别问了,快走吧~跟我走就是了!”李婶儿善良的脸上写满了急色。

商北却是轻轻挣脱了李婶儿的手。

“李婶儿你在这边等我一下,这边马上完了。”

商北轻轻摇头。

他没走。

葬礼庄重而肃穆,死者为大,不得轻慢,有始亦有终!

这是爷爷教导他的。

也是往生堂的堂前诫训!

必须要遵守!

雨更大了,上天也在着急……

棺椁落墓,家属轮番添土,意为尘埃落定,亡者安息。

接下来就是整平墓室,碑前献花,祷词送别。

整平墓室之时,商北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专注,悄然接过墓园劳工手中的铁锨,亲自上手,抡得飞快。

观礼者与劳工见这一幕都呆住了。

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但黑色风衣之下,少年面目异常平静!

脸上分不清汗还是雨……

最后的祷词由老王完成,商北辞别黄家人。

整个过程,商北没有露出任何异色,非常专业的完成了所有。

然而,当葬礼全部结束之后。

“老王……老王!”

“走了。”

这一次商北的声音有些大。

高声的呼喝,惊破的墓林,穿透了雨声。

所有人侧目。

老王同样看出了异常。

同时他也看到了路边站立等待着的李婶儿!

她那脸上的急色难掩。

与黄家人告罪,老王快步走来。

“小北,怎么了?”

“开车,去医院。”

商北没有明说,脸色终于有了变化,一如这阴沉的天。

老王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因为自打他认识商北以来,从没见商北脸上露出过这种神色。

阴沉的可怕!

赶忙拿出车钥匙,招呼李婶儿上了车。

老王发动汽车,扬长出园。

暴雨如瀑洒下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卑客月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dahefeng.com/yuedu/330.html